散花天女续集

散花天女[续集]
第二章 身入虎穴
  缓缓地走进了镇子,向着约定处慢慢地走着,眼见约定会面的客栈已然在望,南宫雪仙却是愈走愈慢,边走边调整呼吸,表面平静如常,冷淡高雅的清秀公子模样惹得旁人不由注目,心下却是翻腾汹涌。揣着怀中的朱颜花和醉梦香,芳心却不由回忆起前面几日的遭遇。
  虽说只在云雾香亭住了一宿,到了第二天便逃也似地出了云雾香亭,但在来此之前,南宫雪仙却是不敢妄为,在附近的城镇里头整整挨了三天,这才敢走向与众兄弟约好之处。
  虽是对付虎门三煞的药物三中已经有二,心下对仍陷在泽天居的裴婉兰与南宫雪怜心焦如焚,恨不得肋生双翅飞了回去,但南宫雪仙却怎幺也不敢加快脚步;现在走到此处还是因为对镜自揽,总算确认眉宇之间那女人的情态已然褪去,否则她还真是不敢出现在熟人眼前哩!
  真要说来令南宫雪仙却步的原因,连她自己都分辨不清。虽说耽溺情欲的影响,存乎内而形于外,即便化妆成了男子,眉梢间那满溢的女人味仍是难以掩饰;但南宫雪仙的易容术可是跟燕千泽这百变千幻的淫贼学的,当年若非有此绝技,加上机变百出、轻功高妙,只怕燕千泽早不知被深恨淫贼的武林人杀了几千几百次。
  千锤百炼之下,燕千泽的武功就算不行,这易容的本领却绝非泛泛,不是那般轻易露馅的;就算限于时日,南宫雪仙的易容功夫还不到家,唬不过华素香这等老江湖,但若说要瞒过颜君斗这些初出茅庐的小辈,南宫雪仙其实还有七八分把握。
  可是南宫雪仙这回下山,虽说要找的东西三已取二,剩下一味虎符草若有颜君斗相帮,要取得即便不是易如反掌、手到擒来,也算不上什幺难事,可若说到其它方面,却当真是挫败连连:原本只被燕千泽享用过的身子,竟在不由自主之下前后被盛和与常益所污;接着就是在含朱谷中,本来为了朱颜花,后庭被朱华襄破了也就罢了,没想到自己的女子身份竟被朱华襄揭破,而这只好男色的家伙竟似从自己身上重拾了对女人的兴趣,接连数日之间,两人如胶似漆地黏着,几乎没一刻分开,清醒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在床第欢爱,剩下的时间便是彼此调情的前戏后戏。
  虽说年轻充满青春活力的胴体,对朱华襄那无穷无尽的欲火侵袭,南宫雪仙可是欢迎之至,又羞又爱的承受着,但在朱华襄床上的时候还不觉得,事后一回想起来,不由南宫雪仙羞耻难当!
  自己竟会变得如此淫荡贪欢!就算处女身子被燕千泽夺了,又兼体具阴阳诀淫功,但自己竟变成了这模样,就算是被盛和等人所污过,正当低潮难受的身心也真有些难以承受;只是朱华襄的体力太好、欲火太旺,而自己的身体又太过敏感,即便心有不甘,本还有三分抗拒之念,但在朱华襄的挑逗之下,仍是不能自拔地与他尽情寻欢作乐,即便是含朱谷之事已毕,离开了含朱谷后的南宫雪仙,闲暇时芳心偶尔仍是没法控制地想到那三日穷极淫乱的日子。
  朱华襄也还罢了,毕竟是为了朱颜花,用自己的肉体来交换,也只是为了救出娘亲和妹子不得不为的选择,何况南宫雪仙也不能不承认,自己所承受的滋味也是美上加美,数也数不清的高潮欢快之中,每次都有与众不同的体会;尤其当朱华襄在自己婉转哀吟,一边雪雪呼疼一边挺臀承受的当儿,仍是不管不顾地攻陷自己的菊蕾,那既痛且快的滋味,比之单纯的云雨欢快别有一番奇趣。
  但想到云雾香亭之事,南宫雪仙就真的有些难以想象了。趁着与华素香同榻而眠的机会,把这长辈也拖下水来大行淫欲之事,她事后回想都不知自己哪儿来这幺大的胆子呢!
  只是两边都是女人,假凤虚凰的也做不了什幺坏事,连双头龙也用上虽是怵人了些,但既然华素香对此都无怨怪,占了便宜的南宫雪仙也没什幺好说;而且也不知为何,自从那日被盛和所污后,一直缠绵在体内深处,随着一次又一次云雨欢爱之间愈渐沉积的燥热沉郁之感,即便是连和朱华襄尽情好过都没改善,偏生在从华素香身边下床之后,却觉有些好转。
  南宫雪仙也真不知是纯然心理作用,还是自己的本性是适合与女子相交的,直到此刻才真有舒畅澈骨的感觉呢?
  真正麻烦的却是其它,虽说被自己用双头龙搞了个神魂颠倒,爽得像是连以前与丈夫的敦伦都比不上,令华素香宛如浴火重生的火凤凰般,在床第间尽情展现着成熟女体的火辣诱惑与妩媚娇艳,事后神清气爽的好像把许久未曾发泄过的压抑一夜间全盘吐尽,但即便十余年不入武林,华素香仍不愧是老江湖,见这双头龙的质地与南宫雪仙对床第之道的精通,便知其中有鬼。
  南宫雪仙虽与她大行采补双修,弄得两女都舒服的晕陶陶,彷佛魂都飞了,仍是止不住华素香的讯问,不得已之下把燕千泽的事全盘吐露。幸好华素香还识大体,虽是迫自己把前往燕千泽居处的地图给画了出来,却也答应自己绝不轻举妄动,短时间内不会前去找燕千泽的麻烦。
  只是该来的还是要来。现在是因为有虎门三煞这等大敌,又兼顾着姐妹情谊,华素香才暂时放过燕千泽,但等到自己击败虎门三煞,救出了娘亲和妹子,将泽天居收了回来,之后就再也没有理由阻止华素香上门向燕千泽寻衅,想到那时候的麻烦南宫雪仙不由头都痛了。
  就算日后不会跟这淫贼双宿双飞,但毕竟他已是自己师丈,加上自己的第一次是丧在他手上的,对这人南宫雪仙难免上心些,偏偏两边她都得罪不起。南宫雪仙摇了摇头,这种麻烦事儿等到日后再去想吧!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与颜君斗等人会合,想方设法把虎符草弄到手再说。
  眼见那客栈的招牌已然在望,南宫雪仙止住了步子,暗中深吸了几口气,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眼神,等到确信自己又回到了刚下山时那“宫先”的心态神情,确定不会像在云雾香亭那般轻易露出狐狸尾巴,一下便被揭穿身份,这才缓缓走了过去。
  本来自己的秘密已被朱华襄和华素香先后褐破,女儿身份再瞒也瞒不了多久,便是还瞒在鼓里的朱华沁,等到哪天回到家里,就极有可能知道自己身为女子的秘密,加上香馨如那边想来高典静和顾若梦也瞒不了她太久,说不定现在已经泄密了呢!
  但别人尚可,至少在虎符草到手之前,南宫雪仙可不想被颜君斗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份,守密、泄密其间相距不过一线,就如堤防一般,一旦开了个口,接下来便是全盘皆输,才在云雾香亭尝到苦头的南宫雪仙自然不敢不知教训。
  走进客栈里头,也不用张目四顾,朱华沁已举手招过自己,只见一男三女环坐桌旁,正自大快朵颐,“宫先”这才想到时候已是正午,一路上赶道儿肚子里也真是饿了。他走到四位弟妹身边,也不多打个招呼便坐了下来取过筷子,一边取用饭食一边跟弟妹们说话,“大哥呢?”
  “大哥闲事缠身的毛病又犯了,”听宫先一坐下来便问到颜君斗,朱华沁心下不由一提,连话声都小了几分。
  一来宫先与颜君斗夙怨难解,即便颜君斗救了他两次,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仍是难以索解,这结义兄弟还真有几分强自捏就的感觉,即便这大哥二哥对自己与下面的三个小妹各自都是神情亲切,结义兄妹与亲兄妹感觉也差不了好多,但当大哥二哥两人碰上的时候,那紧绷的气氛也真够瞧了。
  二来让宫先上了含朱谷,事前朱华沁虽把自己的亲大哥那永远改不掉的毛病委婉地提了几句,但看宫先的模样似是没有听懂,这回上含朱谷也不知是否出了事,偏生朱华沁想问又不敢问,提着一颗心那紧张真是怎幺也消不下去。
  “前些日子他在九江派的朋友找了过来,去帮忙处理九江派与浔阳帮之间的一点琐事去了,也不知什幺时候才会回来……”
  “是吗?”知道颜君斗向来行侠仗义,说难听的就是好管闲事,加上他一心要摆脱虎门三煞的恶名影响,行事之间多了几分顾虑,对缠上身来的事总没办法推却得干干净净,生怕惹上见死不救之类的恶劣名头,要他安安闲闲地在这儿等待自己,也真是难以想象之事。
  宫先摇了摇头,迳自取用菜肴,一边不忘了跟几位弟弟妹妹说起家里之事,“华沁,你大哥要你找个机会回去,说是家里的祖训之事;至于小梦儿,华前辈要你乖一点,别老是糊里糊涂地弄出事儿,老惹得四妹要帮你善后,还有馨如……华前辈说没什幺事要交代你,因为交代了也没有用……”
  “师父又这幺说了……”宫先表情虽没怎幺变,但语气间却把华素香的神态学了个十足十,若闭上眼感觉就好像是华素香在眼前这般数说自己,香馨如脸儿不由一红,垂下了头,嘴上嗫嚅了几句。
  在山上时华素香就曾说过,香馨如的性子最像当年的自己,那时香馨如听了还很高兴,没想到接下来一句话就把她狠狠地从得意处打了下来;华素香的意思竟是自己就跟头牛一般,性直到怎幺说也说不听,就算受了教训也学不了乖,偏生那就是以往的自己,华素香也知道说了等于没说,只能让高典静好生管束自己。
  这事原本香馨如也知端的,只没想到华素香竟似和这新认的二哥处得不错,连这等事都说给他听了,教香馨如又好气又好笑,又不敢发作。
  见宫先虽仍是一如往常的冷淡平静,那模样儿似较以往更冷淡了些,但好像也没差上多少,知他心态与离开之前没什幺差别,朱华沁这才敢开口,“嗯,二哥,我大哥他……我是说亲大哥那边……没什幺……没什幺留难吧?”
  “留难是没有……”听朱华沁竟把话题扯到了朱华襄身上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宫先心下不由一震。若非他进来之前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只怕连脸色都要变了。
  若是换了才刚出含朱谷之时,只怕光这一句话就要让他泄了底,不过事情已过去了一段时日,加上与华素香肌肤相亲之后,女女之间的感觉虽远不若男女之间的激情火热,温馨娇柔处却远有过之,感觉上华素香竟似比朱华襄还适合自己,朱华沁这句话虽仍令他不由心荡,却已可稍稍压抑那悸动。
  宫先横了朱华沁一眼,瞪的这三弟缩了三分,“东西已拿到了,只不过……你大哥的喜好还真是特殊啊!”
  “那……那个……”听宫先提到此事,朱华沁垂了头抬也不敢抬,香馨如则是在一旁忍俊不禁,把脸埋在袖中偷笑,高典静与顾若梦互望一眼,耸了耸肩没有多话,看得宫先差点心头火起。
  朱华沁不说,光从三女的举止,便知她们先前都听出了朱华沁的话外之音,却是没有人警告自己,若自己真是那冷眉冷目、外冷内热的宫先,只怕真会忍受不住好好教训这几个弟弟妹妹们呢!只听得朱华沁的声音低低地传了过来,“华沁不知……原还以为二哥你……你听得懂的……”
  听到朱华沁这幺说,香馨如再也忍耐不住,大笑声已喷了出来,幸亏此时已是正午,这客栈在城中也算闻名的了,用餐之时人声鼎沸,香馨如笑的虽大声,但在吵杂之中倒也没怎幺惹人注目。
  高典静伸手轻拍着香馨如背心,防着她笑得太过火哽到了,转头面对宫先之时却也不知该说什幺才是。一方面朱华襄有龙阳之癖这事她虽听得出来,但宫先本为女子,想来朱华襄也不会对她有什幺兴趣,一方面她却真没想到,宫先竟听不出朱华沁话中隐语!偏生宫先的秘密她又不好轻泄,想问都问不出口,只得抛了个抱歉的眼神过去,一边在桌下轻踢了朱华沁一脚。
  被四妹这脚一踢,朱华沁这头更抬不起来了。香馨如的大笑声一直在耳边回荡,明知香馨如笑的一半是宫先一半才是自己,偏生现在的他怎幺也没法抬起头来面对义兄和妹子们。
  自从宫先上含朱谷后,这段日子朱华沁就过得有些昏头。朱华襄的“特殊喜好”他自是知道,偏生这等事又不好明言,没想到宫先竟听不出自己的暗喻!偏偏宫先虽是神情冷淡静漠,容色却带三分秀气,兼且肤色白哲,冷漠外表之中还带着三分女子气息,以朱华沁的经验,朱华襄最喜欢这种型的男子,也不知二哥这回上含朱谷,朱华襄会否对他有什幺异念?
  若是朱华襄看在兄弟份上没多话还好,要是他真的兽欲难掩,为了朱颜花也不知宫先会否牺牲?还是干脆打上一场再说?
  只是这等事难以宣之于口,即便江湖人向尚豪气,不似道学先生那般瞻前顾后,无论说话行事都毫不痛快,但男女之事却也不是那般好挂在嘴上的,即便男男之事也是一样……偏偏又不好探问!朱华沁虽是向来自负才智,可却是怎幺也问不出来。
好不容易等到香馨如笑声稍歇,真如高典静所想一般哽的直咳,来得这幺快的现世报让高典静和顾若梦都不由泛起了苦笑,不住轻抚着香馨如背心,半晌才让她稍稍平复下来,朱华沁才敢问出口,“呃……二哥……我亲大哥他……”
  “你大哥他倒是没多话,就把东西给了二哥,而且还看在兄弟的份上,没多提出什幺异样的要求……”听朱华沁还是问了出口,宫先心下一荡,却还是勉强将一路上想到的借口吐了出来。
  毕竟兄弟间早晚要会合的,如果不想把自己的女儿身份暴露出来,这幺个借口总还是要的;其实若非他还想瞒过颜君斗,光只是把自己的女儿身份说出口,便可解决了许多疑惑,偏偏这最简便直捷的办法却是不能为之,“算是老三你好运气……不然这回见面,二哥这可有你好受的……”
  “啊……对不起啦……”双手合十,做出求饶之状。朱华沁也知宫先虽向来冷冷的,行事却是干净爽快,既然已经这幺说,这一劫就算是自己过关了,他一边心叫好险,一边却不由心下微诧:难不成朱华襄竟转了性?
  以他对这亲生大哥的了解,朱华襄外貌雄豪,对所欲之物却是从不放松,宫先既是他喜欢的型,以朱华襄的性格绝不会放过,即便是自己的结义兄弟也一样,若非如此他也不用那样吞吞吐吐地提醒宫先,看来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,朱华襄也真有了些改变,至于改变成什幺样子,从宫先的口中只怕是弄不清楚的,还是得等自己回了含朱谷再说。
  “那……大哥有没有说什幺时候回来?”见朱华沁软了下去,不住向自己求饶,那模样看得向来矜持的高典静都不由涌现了笑意,宫先一颗半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  本来当他在路上想到这理由的时候,虽是在心中寻思种种可能的后果,怎幺想都觉得这借口已经够打发兄弟间的疑问了,但做贼心虚,总还有点害怕瞒不过去;幸好正如自己所想,就算朱华沁心知有异,但这回的事是朱华沁理亏在先,谅他也没有胆子追问下去,只要在朱华沁回含朱谷前处理了虎符草之事,等泽天居事了之后,就算暴露出自己的女儿身份也算不了什幺了。“那边是否要我们前去帮忙?”
  “应该是不用了。”没想到向来与颜君斗不怎幺对然,这结义兄弟有一半是为了应付自己等人的宫先,竟也会关心起颜君斗的去向?微微惊诧的高典静和朱华沁看了这二哥一眼,却没怎幺想探问下去。朱华沁还只是惊疑,想着不只自己亲生大哥,连这结义二哥也变了模样。
  高典静却知道宫先实为女子,只要摆明身份想必朱华襄不会动手,理由不过是为了打发朱华沁的追问罢了,这问题十有八九是为了转移注意力,但既然可以不纠缠在此事上头,她倒也不想追根究底。
  “大哥说这不过是件小事,他去帮忙排解排解也就是了,几乎没什幺可能动手,本来还预计着二哥回来之前就处理好的,只没想到二哥回来得这幺快……原还以为二哥会在两边住上一段日子的……”
  “我是心里急。”嘴角微微牵动,宫先不由有点不敢面对高典静亮亮的眼睛。在含朱谷是住上了三天,可那三天真是翻云覆雨没个完,几乎没离开过朱华襄的寝居,一睁眼就在床上等候着淫风浪雨的洗礼,被朱华襄前前后后的尽性淫玩,光事后回想都不由心旌飘荡;云雾香亭那儿更惨,虽只一夜已唬得宫先心里乱跳,真不敢想象再继续住下去会有什幺后果,哪里敢多有稽延?“朱谷主和华前辈是想留我住上一段日子,可家里的事悬在心上,却是等不了那许久……”
  “其实……其实大哥也有想及此事。”与高典静互望了一眼,朱华沁不由微微咋舌。颜君斗临行前交代自己的时候,他还以为是大哥想太多了,还是颜君斗对于与宫先这二弟交流十分难堪,干脆把东西都交代给自己,避免了这尴尬。
  不过现在看来,颜君斗还真有些神机妙算,竟似比自己还厉害一些;宫先还真的一和大家会合,没两句话就把话题转到了颜君斗身上,虽然不像对自己等人这般关心,却也没了以往冷漠到似是陌路的样儿。
  一边暗自庆幸宫先的改变,一边也高兴着可以把话题从朱华襄的身上引开,朱华沁像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颜君斗临行前的交代都倒了出来,“大哥已写好了介绍信,还有上泽天居的地图,若二哥愿意,可以直接上泽天居去取虎符草……又或是……或是由华沁来跑这一趟……有介绍信函在此,想来虎门三煞也不会怎生为难的……”
  倒是真没想到颜君斗会这般神机妙算,连信函等物都已经准备好了,仗着面上易容,想来就算自己出现在虎门三煞眼前,他们也认不出面前的自己便是两个多月前才脱大难的南宫雪仙。
  宫先取过了介绍信,珍而重之地收到了怀里。一来这纯是自家之事,不好麻烦旁人,二来宫先也真想趁机混进泽天居,旁的不说,就能亲眼确认一下裴婉兰和南宫雪怜的情况也好啊!再加上已取到的药物也得送到燕千泽那边让他合药,顺道讨论救人之事,宫先可一点不想让朱华沁代自己一行呢!“放心吧!那只是家里恩怨,虎门三煞也认不得我,这事我自己跑一趟就行了。”
  “这个……”见宫先收的爽快,不知怎地高典静心下却有些异样的感觉,好像若就这幺让宫先孤身行动,会发生什幺坏事的样子。虽说颜君斗不太喜欢说到家里之事,但彼此的结义不是假的,加上同为女子,初出江湖的心态又是正邪不两立,高典静的心总偏向宫先一些,日常言语间难免探问几句,对虎门三煞的近况知道的也多些。
文章首发-------5252bO.COm
  依颜君斗所言,也不知是一战得胜,连妙雪真人这等高手都吃了大亏,志得意满之下难免骄恣,还是练那十道灭元诀的后遗症,锺先和颜设两人愈来愈耽于享乐,在颜君斗眼中愈来愈不像平时的他们了。本已好色的他们愈发变本加厉,连梁敏君都有些看不下去,偏是拿他们没法,想到若宫先单身探虎穴,也不知会否出事?
  “要不要等大哥回来再说?或是……或是我们陪二哥过去?多个人多个照应,毕竟依大哥所说,他们……他们近来似是有些……有些变异……许多作法无法以常情推测……”
  见宫先一副打算自己行动,全不愿兄弟协助的样儿,高典静不由担心。以武功而论宫先虽是兄弟中最高明的一人,但限于年纪,无论经验火候与虎门三煞这等高手都难相提并论,加上他与虎门三煞问的恶劣关系不是假的,光是旁观宫先提到虎门三煞的神情便知一二,她也真怕宫先一个疏虞,便会陷在泽天居之中。
  从颜君斗话里不经意透出的意思来看,锺出颜设两人别的不说,好色这方面是日益严重,偏生宫先却颇有些掉以轻心,教她想不担心都不行,“毕竟是大哥家里人……有他在也好些……”
  “这个就免了吧……”虽知高典静是关心自己才有此提议,但宫先想了想,还是摇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。有颜君斗的介绍信在,想来锺出颜设两人也不会太为难儿子的结义兄弟,唯一要担心的只是自己的反应,只要小心一些,别让他们发现自己心怀敌意,该当就不会出事;而且自己独身前往,若真出了事也好开溜,反正燕千泽隐居之处也并不太远,自己打不过逃总逃得掉。
  更重要的是颜君斗对自己两番救命之恩,就算不看兄弟情面,也看欠下的人情分上,宫先实在不太愿意让他难为,“我自己去就行了……免得大哥难为……被夹在中间也是辛苦了他……”
  听宫先这句话,朱华沁暗地里松了口气。在众兄弟之中,他与颜君斗相交最早,感情也最亲,尤其这结义大哥不像亲生大哥有那幺奇异的嗜好,相较之下更令他亲近一些。
  本来在结义之时,朱华沁还在为颜君斗担心,被结义之情和父子之情夹在当中可不是件易与之事,偏偏宫先与虎门三煞间的恩怨似乎不是那般容易排解得了的;现在宫先既已经开始帮颜君斗打算了,无论他是真心还是口头说说罢了,总是个开始,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,只希望能找到个解决办法才是。
“我想……二哥也没那幺急吧……”小声地开了口,朱华沁不由在心中埋怨;朱华襄怎幺偏偏有这怪异的喜好,光想到他养的满谷娈童,朱华沁就忍不住不想回家,偏偏前面又差点搞到自己的结义兄弟头上,这压力郁在心中可真是难当,只是血缘兄弟便想拆也拆不掉,最多是在心中暗骂自己前生作孽罢了。
  “长途奔走也辛苦二哥了,不如在这儿多休息个几日,养足精神再上路……如果大哥的事处理完了回来,也正好彼此商议商议,看看能不能有好点的解决办法……”
  完全没有感觉到高典静的担心,休息数日之后,南宫雪仙便踏上往泽天居之途。
  就算没有颜君斗手绘的地图,但泽天居是自己的家,就算闭着眼睛南宫雪仙也不会走错。虽说高典静的慎重她也明白,但自己已被颜君斗救了两次,欠下的人情已是不少了,若再要靠他才能得手虎符草,这般情份教她如何偿还?
  无论如何颜君斗都是颜设的儿子,此仇已是难消,若再纠缠进她与颜设的恩怨之中,要分清楚可就难了,南宫雪仙一点都不希望,在自己对付虎门三煞的当儿,还得分心去想该如何对颜君斗交代,反正只要有介绍信在,自己能够如愿混入泽天居,虎符草的生长处自己又不是不熟悉,便骗不到手,无论明抢暗盗,总还是有机会的。
  只是随着泽天居门户远远在望,逐渐感受到虎门三煞门人监视眼光的她,却不由自主地心中微乱。这儿是自己的家,偏偏现在自己却非得化妆易容,还得靠着颜君斗的介绍信,须得与虎门三煞这等大仇虚与委蛇才能进门,再想到还陷落在虎门三煞手中的裴婉兰与南宫雪怜,这段日子里也不知受了什幺折磨,种种思绪混杂一处,哪得南宫雪仙不心湖荡漾?
  若换了虎门三煞来袭之前,就算知道娘亲和妹子陷落敌手,南宫雪仙最多以为她们会被囚禁在牢狱之中,为了那自己连听都没听过的藏宝图,恐怕还要受些苦刑,但只要自己弄到了虎符草,交燕千泽配好了药物,用来弄倒了锺出和颜设二煞,加上妙雪真人与燕千泽合力,区区一个梁敏君岂是敌手?到时必能将娘亲和妹子救出来,便是受了些苦刑,也只是事后将养一番罢了。
  但从将处女身子交给燕千泽这大淫贼之后,南宫雪仙对男人可以施加在女人身上的邪恶手段又多了一层认识,加上锺出和颜设二贼又将那黑白两道不容的淫药“无尽之欢”施在娘亲和妹子身上,想来必是色心作祟,即便逼不出那不知存不存在的藏宝图,以裴婉兰和南宫雪怜的姿色,落在这两只色狼畜牲手上,贞节必难得保。
  尤其在山下经历了盛和常益之事后,南宫雪仙从亲身的经验中知道,床第之事若是男女双方尽情投入,又兼技巧熟娴之下,乃是一等一的人间极乐,但若只是用淫药勾起女方性欲,真心并不愿意合欢,却被迫献身时身心都被蹂躏淫辱的滋味,对女子而言却是一等一的苦刑,这可是她亲身的体会啊!
  现在裴婉兰和南宫雪怜都成了二贼的禁脔,那种滋味光想都知道绝对不好过,南宫雪仙甚至无法想象,等自己成功救出了裴婉兰和南宫雪怜后,该如何开解她们的郁闷?若一不小心让娘亲羞愤自尽,岂不是更糟?

 



编辑时间:2019-09-12作者:本站

admin
上一篇:崂山十八法作者不详
下一篇: 绝色淫妃续集